曹锟的四任妻子都是谁,得子有三多败家

发布时间:2018-10-14 来源:男性健康 点击: 当前位置:刘哥娱乐网 > 健康 > 男性健康 > 曹锟的四任妻子都是谁,得子有三多败家 手机阅读

【www.6gw.com.cn--男性健康】

曹锟的第一任夫人是在他还是一个小摊贩的时候,父母为其物色并迎娶的。曹锟从小颇有些惫懒性情,好酒贪杯,自己是痛快了,钱也被小偷摸走了。对此,曹锟每每是一笑了之,从不追究。因为他在家行三,村里人看他憨憨傻傻的,索性就叫他“曹三傻子”。

曹锟的爹娘决定要给儿子说房媳妇。条件不高,贤惠勤劳本分就行,当然了,能生儿子也很重要。放眼一看,二老就相中了同村的郑家丫头。这郑家跟曹家也算门当户对,家境贫寒;丫头相貌平平,没什么文化,比曹老三还大几岁,可就一样 敦厚。

曹锟结婚了,家里的事有媳妇,自己全身心扑在营销事业上。但是毕竟是一个大老爷们儿,对布料的行情和顾客的喜好都不甚了解。郑氏虽说没文化,可女人自有爱美的天性,对布料这东西当然不生疏。她给曹锟出各种新鲜主意,一下子把曹锟的销售提升了不止一两个档次。

虽然生意不错,但曹锟并不甘心踏实本分地过日子,他决定投军。为此郑氏哭了三天三夜,最终也没让曹锟放弃念头。她只能无奈地表示:“你走吧,我拦不了你,但我决不改嫁,我要伺候陪伴公婆到老,支撑这个家。”这等于给曹锟吃定心丸,也是向老公明志。此后,即便曹锟发迹,成了中国当时的顶级土豪,两人也没有再聚首,几十年都是各过各的。

后来,曹锟发迹,不能不感謝郑氏的付出。这样,无论后来他又娶进几房姨太太,郑氏都是当然的“正宫”,连其他妾室生的孩子都要叫郑氏“老娘”或“老婆儿娘”。郑氏这一生也算没白忙活,终于给自己挣到了“正宫娘娘”的地位。

1890年,曹锟已经进入而立之年,事业也蒸蒸日上。他从天津武备学堂学成归营,自是人马精神,彻底从士兵脱胎换骨。此后,他一路“小跑”,头上的顶戴一茬接一茬地换,当他再次出现在以前的上司高某面前时,老上司都要对已经当上提督的小曹刮目相看。老上司打听到曹锟居然至今未婚,于是,高某就将自己的妹子嫁给了曹锟。

这高小姐虽待字闺中,却心比天高,刻意修炼自己,全面陶冶,家里为她请了好多位家教,每个星期走马灯似的上门,专门教她琴棋书画。结果,这高小姐被调教得诸般雅事无所不能,感情细腻,尤其擅长吟诗作画。有品位,懂情调,她一直在等待着自己的高层次婚姻。而曹锟就顺利俘获了她的芳心。

高氏秀外慧中,说话做事都非常得体。此时的曹锟开始了官场游历,迎来送往,高氏常随左右,风光体面。曹锟有时做不周到的事情,高氏事后会千方百计帮助他弥补。但是,曹锟当年娶高氏时并没有说实话,隐瞒了自己在家乡已有妻室的事情。后来,高氏还是知道了这档子事。

高氏心高气傲,怎么能容忍自己跟一个乡下女人共同分享一个丈夫呢?于是,高氏就越想心里越过不去。很快,高氏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到后来变得不梳头不洗脸,衣食无常,坐卧不安。这高小姐还是个林黛玉的身子,一次重创竟至一病不起,终于在1908年的时候撒手归西了。

曹锟的第三任夫人陈寒蕊,天津大沽人,是曹锟的同乡,陈氏家族也是仅次于曹氏的大沽富商。大约是陈氏祖上为了寻觅一座靠山或者财产的“保镖”,就在曹锟从东北长春、昌图调回北京、保定时,决定将陈寒蕊嫁给他,做三姨太太。

那时候,曹锟已经50岁了,满面皱纹,鬓有银丝,而陈寒蕊刚刚20岁。1912年陈寒蕊嫁入曹家。婚后二人感情不错,陈寒蕊生活惬意,衣食无忧。曹锟则官场亨通,一路顺风。迷信的曹锟认为,这都是寒蕊这一“压寨夫人”给自己带来的官运。

后来,陈氏诞下曹锟长子,至此,陈氏更加得宠。陈氏虽然得宠,但对这桩婚姻并不满意的她,因此与父母多年不和,造成其脾气日益古怪、反复无常。家中不仅下人们皆躲着她,就连亲生女儿也不敢与她亲近,所以她与儿女之间的感情十分淡薄。

陈氏时常为一些小事冲着曹锟大吵大闹,曹锟也惧怕她三分。陈夫人居住的寝室和客厅陈设十分豪华,曹锟为她置办的衣物,成柜的存放在库房里,她都舍不得穿。她吃饭也不讲究,很少亲自点菜,每天由伙房自便,做什么吃什么。但她酷爱打牌,几乎每天都打,一坐就是半天,赢了就喜形于色,输了就冲人大发脾气,闹得鸡犬不宁。1936年,陈寒蕊死于精神病,时年44岁,葬于天津大沽。

曹锟的四夫人刘凤玮原本唱河北梆子,后改唱京戏,专攻老生,艺名“九岁红”,曾轰动京津等地。曹锟早年看戏时便看中了身为红角的刘凤玮。她与曹锟是天津同乡,出身贫贱的她性情刚烈。她得知曹锟已有三房太太,于是坚决不答应当他的小老婆,后在曹锟软硬兼施下,刘凤玮的娘才答应了这门婚事。

刘凤玮嫁给曹锟后,尽管备受宠爱,可还是不觉得快乐。就这样安安稳稳地生活了十几年。 1923年月10月,袁世凯死后,曹锟开始步步高升。后来,他花钱贿买议员,居然坐上民国大总统的宝座。照理说,刘凤玮持着曹锟对自己的宠爱可以跟着堂皇起来,可她并没有这样做。她知道,从古至今,那些黄袍加身的兵变弑君,多不是忠良之举,更何况是花钱买来的官。她说什么也不肯伴驾登堂入室。

临别前,她指着曹锟说:“赶明儿你好了,咱不眼热,你倒霉了也别来找我!”曹锟笑道:“我曹三一根枪杆打天下,咋会有向你求情告饶的日子?”

刘凤玮和曹锟分手时,原本已抱定此生不再相见,可眼下瞧他晚景这般凄惨,不由引发恻隐之心,于是她将曹锟接到自己的住处,给他请来医生看病,并终日照顾。在刘凤玮的照料下,曹锟的病也好了,心情也日渐开朗。

后来,汉奸为日本人游说曹锟出山,刘凤玮令人关紧大门,叉指着大骂汉奸,并厉声斥责曹锟道:“你若敢为日本人卖命,则如何如何……”曹的老部下也几次三番地来游说,都被刘凤玮挡了回去。在刘凤玮的开导下,曹锟保住了晚节,至死也没有当汉奸,过着普通人的平常的生活。

曹锟与第一任夫人只有一女,姓名不详。由于郑氏无子,曹锟就把弟弟曹锐的独生子曹少珊过继了,由郑氏抚养。哪知这曹少珊长大后甚不成人,完全不知感恩,独霸着家里的财政大权,着实让那几位小娘记恨,后来竟闹得连曹锟也抱怨连连。郑氏去世的时候,曹少珊当时大病不起,各房的子女却都因记恨她名下的养子曹少珊,竟没有人问津大太太的身后事。

曹锟的第三任夫人陈寒蕊为其诞下一女一子,分别为曹士贞、曹士岳,曹锟半生无子,57岁喜得贵子,自然异常高兴。

曹锟的第四任夫人刘凤玮为曹锟生了一女两子:曹士英、曹士岱、曹士嵩。

曹锟一生有四子,长子为第三任夫人陈寒蕊所生的曹士岳,次子和三子为第四任夫人刘凤玮所生的曹士岱、曹士嵩,还有一养子曹少珊(曹锟弟弟曹锐独子)。次子曹士岱信息不详,而另外三个儿子都不让他安生。

曹士岳同他的原配夫人袁怙贞(袁世凯的女儿)打架,曹士岳情急之中开枪打伤了袁怙贞。袁住院后,袁家不甘罢休。此时虽然袁世凯早已去世,但袁家仍很有势力,曹士岳受控告被拘留,曹、袁两家打起了官司,天津各报纸也争相报道这一“趣闻”。后来曹士岳被刘夫人保出与袁怙贞离了婚。这件事曹锟觉得丢了面子,每当家人提起此事,他脸上都现出一种忿忿之情。

曹锟的养子、曹锐之子曹少珊虽在曹锟的儿子曹士岳出生后不久便认祖归宗了,但实际上他仍把持着曹锟家的财产大权。曹锟子女们十分不满,常为此闹矛盾。曹锟看在曹锐的面子上,不忍心对曹少珊过于苛刻,所以他也不能左右家里这个乱糟糟的局面,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常常唉声叹气,很是烦恼。

曹士嵩身躯小如侏儒,蓄发长可及颈,可算“披头”的先驱。他成天沉湎在舞场和赌场,交游都是年长于他的社会上各色人等。有一年,天津来了几个上海黑社会人物,在租界里经营“花会”兼贩毒品。

有一年,天津来了几个上海黑社会人物,在租界里经营“花会”兼贩毒品。曹士嵩便和这伙歹徒交上了朋友,成天在家里关起大门赌扑克。有一夜,消息外泄,先是听说其在天津英租界新忠厚里一幢洋房输掉了;俄顷又获报告第二幢也输掉了;到了半夜,第三幢又告出手。这一夜连输三幢洋房!

曹锟的后代中,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只有他的长孙女曹继丹、嫡孙曹继信。

曹继丹是曹士岳之女,生于1950年,现为南大退休职工、“夕阳美”合唱团成员。2015年年底,曹继丹第一次正式参观天津津南区的小站。作为北洋政府总统曹锟的长孙女,曹继丹从小看着祖父的照片长大,从史料和家人那里早已知晓小站与祖父的关系。

曹继信现任天津市政协港澳委员,2006年,曹继信曾将中国第一部正式颁行的宪法——《中华民国宪法》手写本捐献给天津市政府。如今,这件文物由天津博物馆保存。

曹锟故居位于民族道27、29号,是北洋军阀直系首领曹锟的私家花园。这是一座中西合璧式的花园,既有中国传统古建筑的小巧别致,又有西洋别墅式建筑的风格。

本文来源:http://www.6gw.com.cn/jk/210166/

扩展阅读文章

男性健康推荐文章

男性健康热门文章

本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