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说——你是人间一抹相思(曲可心陆飞白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资源分享

发布时间:2018-08-15 来源:著名男人 点击: 当前位置:刘哥娱乐网 > 名人 > 著名男人 > 精品都市言情小说——你是人间一抹相思(曲 手机阅读

【www.6gw.com.cn--著名男人】


你是人间一抹相思小说在线阅读

“曲可心,你还真够不要脸。”陆飞白的目光从我身上快速划过,像是生怕沾上什么脏东西一样,冷着声音吩咐着我,“去陪李总喝几杯。”
他对面一个又矮又胖的男人,色眯眯的对着我笑,“可心,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啊。”
这熟悉的猥琐声音,赫然就是当年在校外拦着我,拿钱砸我要我陪他睡的那个李锋。
要不是路上人多,我恐怕就被他拽进草丛中强迫了。
我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咬着牙上前敬了一杯酒,刚想缩回陆飞白的身后,却被那那人大力的扯进了怀里面。
“啊,”我感受到男人火热的欲望在我的臀部觉醒,顿时惊慌的看着陆飞白,“陆先生……”
陆飞白垂着眼帘,搂着孙书雪,时不时的喂她几颗奶油提子,对我的处境完全视而不见。
我又羞又恨,可我也没有勇气去推开这男人,让陆飞白发怒。
还好李锋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又倒了几杯酒,一杯又一杯的灌着我。女主角叫曲可心男主角叫陆飞白
辛辣的酒味窜入喉咙深处,让我的五脏六腑都跟着难受起来。
我今年二十四,可这些年来滴酒未沾过。今天,是我第一次喝酒。
我从来不知道喝酒原来可以摧毁一个人的精神,让一颗脆弱不堪的心彻底崩溃。
“陆飞白,”我忽然放声大哭起来,绝望而又悲哀,“我求求你……求求你了……”
为什么不相信我?我明明是清白的。为什么连你也不愿意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我醉汹汹的从李锋的怀里面钻了出去,跌跌撞撞的朝着陆飞白扑了过去。
我抱住了他的腿,哭得伤心欲绝,喃喃重复,“救救我,飞白。”
下一秒,我就被人用力的推倒在地上。
我听见孙书雪的声音很尖利,她在愤怒的骂着我,“不要脸的***!李锋,你不是要睡她吗?”
我想爬起来,可我已经失去了行动的力气。
一个肥胖壮硕的身子一下子压了过来,腥臭的嘴在我的身上四处游走着……
漫无边际的黑暗忽然涌了上来,在我反抗挣扎的时候,将我彻底掩埋。
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里面。
我身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鼻端似乎还能嗅到那令人作呕的腥臭味。男主角陆飞白和女主角曲可心的小说
记忆最后停顿在陆飞白冷漠的脸和李锋粗鲁的亲吻那,我浑身都忍不住发寒,哆嗦个不停。车上,唐慕晚给唐宁打了个电话。

得知那丫头被人拦住了,联系不上她人又不敢随便跟人动手,只能在外面焦急。

唐慕晚让她先回家去,她晚点就回去。

大晚上的,霍公子亲自带人到了医院,惊得院长都从家里匆忙赶了过来。

本来只是一些淤青连外伤都算不上的唐慕晚硬被带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确定没有骨折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后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候了。

上好药的唐慕晚被迫坐在那里一边看着院长讨好巴结霍庭琛,一边听着小护士讨论着霍公子本尊比杂志上的更加的英俊儒雅斯文,她心里冷冷嗤笑。

小姑娘们真是容易被外表所迷惑,她早已经不是那个见了英俊男人就迈不动腿的小姑娘了。

等霍庭琛跟院长谈话结束,又大半个小时过去了。

初秋的夜晚凉如水,出了医院的大门唐慕晚不禁打了个哆嗦。

见状,霍庭琛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外套上夹杂着余温以及淡淡的烟草味的外套,并没有那么刺鼻难闻,反而有种属于男人的独特味道。

抿了抿唇,没有拒绝。

她不可不想伤还没好,感冒又跟着找上门了。

男人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也没有要送她回家的意思,这个时间段打车也很不安全,唐慕晚只能憋屈的跟在男人身后沿着路边慢慢的走着。

唐慕晚腿上有伤走的慢,男人也将步伐放得很慢,远远的看上去背影也是赏心悦目的。

开车的齐叔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见状拿起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几张背影照,然后打开微信,将照片发送了出去。

“霍公子是什么意思?”一直走了二十多分钟,唐慕晚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我以为今晚的一切已经说明的很清楚明白了。”霍庭琛以为自己说的很清楚明白了,就算不明白他今天做的也很明白清楚了。

“……”唐慕晚默了默,“霍公子是真的看上我非我不可的意思?”

“不然你以为我是闲的没事找事?”男人淡声反问,眉目嘲弄。

唐慕晚眼少没有都没有动一下,嗓音软软的沁着温凉的意味,“以权压人以势逼迫,难怪沈小姐看不上你,霍公子追求人的手段还真是……”

霍庭琛眼眸眯起,看着她带着股危险的气息,“是么?我追求人的手段太LOW初夏看不上,你也看不上是么?”

唐慕晚一怔,他什么时候追求她了?

像是看出她的疑惑,男人盯着她上了药已经消肿的脸蛋,语气平平淡淡的开口,“你宁愿找上李云凯那种纨绔,难道我会比不过他?我身家清白干净,权势么有那么点,身上也没有乱七八糟的绯闻,嫁给我做霍太太不好吗?”

像是疑惑,像是不解。

唐慕晚伸手撩了下额前的长发,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看向他,脸上神色称得上淡漠。

莫名的霍庭琛就是知道她这是在无声的表达自己的不愿意,对今晚的事情更是耿耿于怀。

他也不以为意,只是波澜不惊的开口,“我这人对于中意的人或事总有着异乎寻常的耐心,但是又特别的不喜欢麻烦。能用简单方法解决的问题最好,不能的话,权势也是个特别好的东西,要是不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费心心机的想要往上爬。”

唐慕晚蹙眉,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慕晚,我耐心有限,可以陪你玩,但别再试图惹怒我。”

唐慕晚神色瞬间转冷,温婉的脸蛋上写满了嘲弄,“霍公子威逼利诱这一招倒是玩的挺顺手的。”

她只不过是不愿意嫁给她而已,怎么就成人惹怒他了?

凭什么他心血来潮想要娶了,她就得乖乖的披上婚纱嫁给他?

这又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她还没有人权了?

霍公子做了备胎多年都没能转正,她可不想把自己也搭进去成了他的备胎,嫁给一个爱慕别的女人心心念念十多年只想跟那个人在一起的男人,她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上赶着自讨苦吃。

要是哪天霍公子心血来潮的毛病好了,她又已经成了霍太太,尴尬的是霍公子还是她?

“谢谢霍公子送我回家,夜深露重,晚安!”唐慕晚脸上笑容清浅,晚安两个字被她咬的格外的重。

男人目送着她进去,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眼眸微微眯起,不知道在想什么。

搁在外套口袋内的手机震动了两下,霍庭琛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接起,“有事?”

“庭琛,是我。”沈初夏嗓音温柔,透着丝丝担心,“我给北深打电话他没有接,他晚上不是跟你在一块吗?”

“初夏,你有事情帮忙找我,找不到江北深也找我,相对来说跟我的关系比她还要亲近一些,怎么不干脆跟我在一起算了。”男人半真半假的开口。

沈初夏听到这话怔了怔,随即若无其事的笑道,“北深刚接手公司的事情没有多久,公司里的元老不肯服他,我帮不上什么忙也不能打扰他害他分心。”

“你的意思是,我比较闲?”霍庭琛俊美的脸上满是寒霜,眉宇间是浓烈的嘲弄。

“我不是那个意思……”沈初夏没有想到今天他会这么计较,摁了摁眉心的位置,一脸倦容,“庭琛,我拍了一整天的戏直到现在,你要是跟北深在一起就帮我告诉他一声,我妈让他最近有空回家里一趟。”

“这一年多的时间你妈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沈园的女人?”男人的声音带着不掩饰的讥诮,“温大小姐的脾气可不是好相与的。”

沈初夏有些无奈道,“庭琛,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妈,可再怎么如何她也是生我养我的人。”想到温黛黛身体瑟了下,“我妈已经跟爸爸结婚了,她本来就是沈园名正言顺的女主人。”

霍庭琛不置可否。

电话掐断,直接吩咐齐叔开车往纸醉金迷。

回到包厢内,江北深面前的烟灰缸内已经是满满一盒的烟蒂了,空酒瓶子也好几个。

“你这是打算醉生梦死?”霍庭琛踢开脚下碍事的酒瓶子,“初夏没打通你的电话打给我,你回个电话给她。”

闻言,江北深看了眼桌上的手机,才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我知道了,明天我约她一起吃饭。”江北深也不在意,倒了杯酒给霍庭琛,“她没事吧?”

霍庭琛接过酒,五官神色淡淡,“你觉得她现在最需要什么?”

江北深对于他的不答反问挑了挑眉,“钱?在我看来,唐小姐目前需要个靠山。”见他若有所思,不免道,“你是认真的?”

霍庭琛斜睨了他一眼,“我看起来是闲的没事做了?”

“那就是认真的了,”江北深来了几分兴趣,“我还以为这辈子除了初夏你谁都看不上眼了,害的她对你始终心怀愧疚。”

“你的意思是我为了不让她急需愧疚下去,应该随随便便找个女人结婚生子算了。”

江北深看了他一眼,“唐大小姐看着温温婉婉没什么脾气的样子,性子最是高傲,不过这张脸很不错,倒是可以用上一用。”

霍庭琛目光凉凉的扫了他一眼,不客气出声,“门在哪,好走不送!”

江北深都不带动弹一下的,“我还以为你想多知道一点唐大小姐的事,看样子是不想了。”

“有话快说!”

江北深也不卖关子,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都讲了一遍,“你也知道的,因为温黛黛的关系,我们之间一直很不愉快。”

好一会儿霍庭琛都没用说话,只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冷不丁的问了句,“这一年来唐时潇就没有任何的消息吗?”

江北深蹙眉,“唐时潇性格比温黛黛还要张扬骄纵几分,在江城几乎是横着走的,要是她还活着的话是绝对舍不得娇宠着长大的妹妹受到任何委屈的。”

虽然没有明说,话里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霍庭琛淡淡“嗯”了一声,漫不经心道,“是死是活总归是有迹可循,这事交给你去查了,就当是送我的结婚大礼。”

这下江北深笑不出来,盯着他的脸看了好几秒,“我会交代下面的人去查,你是真的要给唐慕晚结婚?”

霍庭琛用一种不然呢的眼神看着他,“时间不早了,不走准备留在这里过夜不成?”

两人一同出了纸醉金迷,一东一西各自分开。

…………

“慕晚姐,你怎么才回来啊。”听到开门声音,缩在沙发上的唐宁立即跳了起来,看清她走路的姿势不自然,小脸一绷,“受伤了?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一点小擦伤,已经去过医院了。”唐慕晚也没打算瞒她,唐宁家里是开武馆的她从小就跟着练习,想要瞒她也是瞒不住的,“阿宁别跟爷爷说,你困了就先回房,不用等我的。”

唐宁听她说是小擦伤就没在意,她训练时受的伤多的去了,“慕晚姐,今天医院方面说要是明天中午前再不补上医药费,就要把唐爷爷的药给停了,还说让他换普通病房。”

唐老住的是私立医院,病房是整个住院去最好的,自然医药费护理费也是最贵的,“好,我明天去交费用。”

本文来源:http://www.6gw.com.cn/mr/125525/

著名男人推荐文章

著名男人热门文章

本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