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盛筵创办者王大富背景资料及照片曝光【图】

发布时间:2018-10-11 来源:奢侈品 点击: 当前位置:刘哥娱乐网 > 时尚 > 奢侈品 > 海天盛筵创办者王大富背景资料及照片曝光【图】 手机阅读

王大富:海天盛筵创办者

王大富:制造海天盛筵

如今,海天盛筵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网络成语”,专门指涉有富商和嫩模参与的不雅派对。实际上,海天盛筵只是一个针对游艇、商务机等奢侈品的展销会。因为受众的不菲身家和私密性质,一直引人猜测。而那些“外围女”也成为让展会主办方无可奈何的群体。制造海天盛筵的那个男人,在今年不得不从幕后走到台前,解释自己亲手打造的这场盛宴。

48岁的王大富身高将近一米八,肤色黝黑,体型结实。他穿着一条亮灰色长裤,配了一件图案丰富的衬衫,外面套着纯白色的休闲西装。鼻子上始终架着一款时尚的墨镜。见到客人,王大富就放下手中的雪茄,从红木椅子里站起来,热情地握手,笑声爽朗,然后双手递上名片,亲手沏上新鲜的灵芝。

他的这间办公室位于深圳的市中心,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整片深圳湾和对面的香港市区。会所里,摆满了红酒、茶、雪茄和各种贵重的工艺品。但即使如此,这个占地数千平米的办公区域跟王大富在海南拥有的高级会所相比,又相形见绌了很多。

这个男人,制造了海天盛筵。

“海天盛筵那么好玩呢?”

“喜欢海,喜欢游艇运动,三亚没有别的地方可以玩这些,大家就到我那里玩咯。”王大富这样低调地形容自己和一众名流的交往。后来,这个圈子中很多人成为了海天盛筵的贵宾。

2013年之前,王大富一直是一个“闷声发大财”的中国地产商。但去年春天,海天盛筵意外地火了,并且让人们知道了一个新颖而别致的名词“外围女”。一年后,王大富不得不面对媒体一次次解释真正的海天盛筵到底是什么样子。在官方媒体的镜头中,这个中年男人用一口极不标准的普通话,有些费劲地阐述着“海洋强国战略”或者“企业家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的平衡”。

王大富的节奏是被几个电话打乱的。

作为一个拥有14家投资控股企业、总资产逾百亿元的企业老总,王大富的生活是每天早早起床,不到九点就来公司开始工作。下午的时间用来和朋友打高尔夫球。如果在海南,偶尔会抽出时间坐游艇出海。

2013年春天的那个下午,他在高尔夫球场上接了几个电话。语气都是调侃。“海天盛筵那么好玩呢?你也不通知我?” 王大富有些莫名其妙地应付着,几个政府领导秘书的电话就顶了进来,语气已经变成了诘问,“你干了什么事?!”他有些蒙了。才赶紧找下属问情况。

2013年,他创立的海天盛筵已经是第四届。作为一个售卖游艇、商务机、珠宝等奢侈品的高端展会,这一年,海天盛筵的成交额已逾十亿。由于客户窄众,除定向邀请的目标客户,极少有人知道海天盛筵。

直到2013年4月3日下午。一个微博用户发表了多张照片,并称这些照片是自己拍摄于在三亚举办的“海天盛筵”。照片中有很多穿着暴露的美女。微博声称“海天盛筵”涉嫌组织淫乱派对。随后,这些内容被疯狂转载。

鸿洲集团执行总裁、海天盛筵筹备组组长刘文群是最早看到这些图片的。“明显是伪造的,我们现场没有这些。”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他并没太当回事,但在微博上被传得满城风雨时,刘文群一下子高度紧张起来。

刘文群把知道的情况汇报给王大富。刚开始,王大富显得很淡定,“这种事,澄清了就好。”他说。王大富的轻描淡写令在场的下属觉得不可思议。

鸿洲集团很快发表声明,称海天盛筵从未组织策划过任何网络上声称的活动或派对,参与海天盛筵官方活动的参与者都可以为此作证。但这样的澄清毫无意义。刘文群气得在办公室大吼。公司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每天都有下属对王大富汇报。他们认为,情况愈演愈烈,完全不可控了。王大富也开始着急,让下属“赶紧想想怎么办!”接连几天,公司中包括王大富、刘文群在内的所有高层全天开会商讨对策。最初,鸿洲集团想提起诉讼,但分析下来,觉得对方“是自媒体,又打的是擦边球”,起诉要花大量的时间和代价,而结果并不一定好。

公司开始给涉嫌造谣者发律师函,到公安局报案,与政府部门沟通,陈述现场情况。私下,主办方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发微博的人,希望他们澄清情况。但基本没有效果。

开始有厂商抱怨主办方的声明力度不够。“我来参加了,可家人朋友没来,你们应该站出来给我们证明啊。”他们对鸿洲集团品牌总监张浩波这样说。但张浩波也无能为力,“当跟无数个已经认定是那样的事实的网民去解释、对抗时,你就知道有多难了,几乎是不可能澄清的。”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后来我们也放弃了这样的方法”。

在网络舆论发酵的最初一个月,王大富密集与公司高层开会商量对策,跟客户和政府部门的解释情况。“那段时间,董事长压力很大。”刘文群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最终,关于海天盛筵的负面风波也未能彻底结束。当鸿洲集团品牌总监张浩波把所有的结果汇报给王大富时,王大富只简单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在张浩波的理解中,当王大富说“我知道了”时,就意味着,“这些后果,他能承受”。

这成为了王大富20多年商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公关危机。

王大富:海天盛筵创办者

“没有我的允许,模特不得入内”

“淫乱派对”事件半年之后,一直和王大富合作的《中华宝艇》杂志与鸿洲集团分道扬镳。这家专注于游艇生活方式的媒体一直负责往届海天盛筵的招商和宣传工作。

合作方离开后,参展厂商也纷纷持观望态度。一些政商名流和娱乐圈明星唯恐与“海天盛筵”扯上关系。

王大富开始计划为2014年新一届海天盛筵邀请一位形象正面的男星做代言人,表明健康的企业文化。他想到了好朋友、着名演员张嘉译。但张嘉译的经纪人极力反对。王大富懊恼地直接打电话给张嘉译,“你那么了解我,我做的事你最清楚啊,前几届你都是带着老婆参加的,你知道很健康啊!”张嘉译爽快地答应了邀约。“很给力啊!”王大富欣喜地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但参加这一届海天盛筵的明星也只有张嘉译一个人。参展商方面,由于政府高调“反腐倡廉”,除了游艇、公务机以外的奢侈品牌展场空空如也。

但这一届冷清了许多的海天盛筵,丝毫没有减轻王大富的压力。从始至终,公司上下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他们提前几个月就开始搜集信息,看到哪些富二代、网络红人提前到三亚举办派对,就开始时刻监控动态。

展会期间,鸿洲集团执行总裁、海天盛筵筹备组组长刘文群时刻带着二三十个保镖监控现场。晚宴时,有几个厂商的模特想进场地内发放品牌宣传资料,被刘文群挡在外面,“除了工作人员,没有我的允许模特不得入内。” 有一个游艇厂商为了营销,在微信上邀请客户参加私人派对。而这条消息又一次被传为“嫩模裸体派对”。刘文群当即找到厂商老板询问情况,并且整个晚上都带着保安,盯在现场。与此同时,王大富照例要出席海天盛筵所有重要环节,开闭幕式、盛大晚宴、展会现场……要接待每一位重要客户、海南省的政府官员、意大利大使、游艇厂商、战略伙伴等等……“四天里,老板一直是连轴转的状态。”鸿洲集团董事长秘书钟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即便如此,每一天,王大富都要关心展会现场的监管情况。刘文群把三天内遇到的所有问题都如实告诉王大富,虽然王大富也觉得似乎“紧张过头了,让厂商不满意了”,但面对舆论压力,仍然无可奈何。“尽量把我们自己的工作做好,万一出现问题,该起诉的起诉,该和解的和解,该追查的追查。”王大富告诉刘文群。

主办方只能管控自己的官方活动和官方展场,至于那些“外围”活动,他们不可能监控也无法管理。今年海天盛筵结束一周后,传闻仍然不绝于耳。某种程度上讲,海天盛筵如今已经演变成了一个“网络成语”,专门指涉有富人与嫩模的参与的淫乱聚会。

“这个土壤就是会滋生这些,我管控不了,也没法控制别人怎么说……”王大富顿了顿,双手摊开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没什么丧气的,人不可能一直一帆风顺。”

王大富:

“擅长跟别人打交道”的地产商

海天盛筵上推广的奢侈品和相应的生活方式,在王大富身上都能得到体现。这个48岁的商人,喜欢开赛艇、打高尔夫、开跑车,声称自己的人生哲学是“健康地享受生活”,“财富与生活应该相平衡”。在三亚,他的别墅紧挨着码头,出海归来,把游艇停在海边,就可以走路回家。

1966年,王大富出生在海南新坡,一个离大海还有20多公里的村庄。父亲是当地供电所的职工,母亲是农民。王大富是老大,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权当“半个家长”。

1986年,王大富高中毕业。因为比较调皮,总是打架惹事,父母觉得生气,也担心引来报复,决定让他去深圳“自己闯江湖”。临行时,父母给了他300块钱。

到深圳后,王大富找了家工厂,每天在流水线上做塑料花。收入只够温饱,不到半年,王大富就辞职了。那段日子,如今回忆起来,他用了一个表达极端痛苦却又不太达意的词,“天崩地裂。”

彼时,深圳特区刚刚成立六年,充满机遇和可能性。20岁出头的王大富开始尝试各种生意,倒卖电视机、录像机,后来又做男装生意。他每天骑着摩托车,从大梅沙进货,再运到蛇口去卖。服装生意越做越顺,王大富把它扩大成服装加工厂,由别人投资,自己负责经营管理。这个曾经只知道打架惹事的年轻人终于在经商上发现了自己的天分。“擅长跟别人打交道”“沟通能力强”“擅长挖掘机会”。如今,坐在奢华的办公室里,王大富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总结年轻时的自己。很快,王大富开始进入石油进出口贸易的生意,赚到了自己人生中实实在在的第一桶金,“一笔买卖下来,就能净赚上百万。”王大富回忆。

上世纪90年代初,他去香港旅游,在香港的港湾,第一次登上私人游艇。当时自认为已经“有点小钱”的王大富,还是被震撼了,“那时候一个游艇要几十万,上百万,想都不敢想啊!”即使身价已经不菲,王大富还是很难舍得花上百万购买一条船。

王大富把自己的经商之道总结得很简单——“看准时机,跟很强大的人合作”。1990年代末,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迅猛。王大富又迅速地搭上了这班车。1998年,他创立了鸿洲集团,主营业务就是房地产,并开始在深圳投资项目。

很快,在万科工作了12年的刘文群被吸引过来,他看中王大富“有投资眼光,会把握时机、政府政策”。2002年,海南实施旧城改造,王大富看准时机,投资建设的项目迄今仍是海南最大的旧城改造项目之一。

2010年前后,国家层面开始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王大富也在加大旅游产业的投资,陆续兴建了旅游度假酒店,成立了游艇会、马术俱乐部、名车会……

对于自己的经商之路,王大富毫不讳言,“没失过手。”他这样总结。直到2013年,海天盛筵上传出了丑闻。

海天盛筵

网络流传的海天盛筵现场图

“他很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海天盛筵也并非一蹴而就。对于游艇文化的推动,王大富有自己的节奏。2005年,他把“游艇会”的概念第一次引入中国。

他在欧洲、澳洲旅行,看到住在海边的人几乎家家玩游艇,出海、钓鱼、运动,全当是生活消遣。那时候,他对市场的判断还比较感性,“只觉得国外有,国内也能有”。

回到公司,他把投资游艇的想法和内部人讨论,遭到了几乎一边倒的反对。“投入巨大,市场空白,前景渺茫。”鸿洲集团执行总裁、海天盛筵筹备组组长刘文群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大家还是觉得,主营业务是房地产,这不能偏”。

但王大富决定一意孤行,他一口气买了两条37尺长的游艇,六条摩托艇,先后在游艇会所投资了3亿元。他只是将国外的模式直接复制到国内,“当然,结合国内的形势,国人喜好,稍加改良。”王大富如今这样回忆。

王大富所说的“改良”指的是,国外的游艇放在码头,为了方便出游;而在国内,他把游艇放在高档会所里,为了“招揽房地产生意”。客户在这里吃饭、喝酒、开会,“游艇还只是个噱头”。他观察,在中国,买游艇的客户,只有极少数是真正喜欢这项运动的,这些基本是海归商人,而其他绝大部分,是“富得流油的有钱人,以此招揽生意,接待客户,享受奢华”。

其实,王大富更加看重的是通过游艇会,能接触到的人脉资源。2007年,他再次不顾公司内部的反对,斥资四五千万,从意大利购买了世界顶级游艇“博星72”,这在全亚洲尚属首例。“这样一项投资,就相当于给自己打了一个有轰动效应的广告啊。”王大富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购买顶级游艇最重要目的就是“拉动行业关注度”。果然,新闻爆出后,圈中众多好友致电道贺,越来越多的社会名流慕名加入他的游艇会。

虽然赚到了“吆喝”,但直至2010年,王大富在游艇上的投资仍然入不敷出。但那一年,他觉得自己等到了一个机遇。2010年1月4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天时、人和。”如今,王大富这样总结。

于是,王大富找到《中华宝艇》杂志社,决定合作创办“海天盛筵”——集游艇、公务机、世界顶级奢侈品于一体的展销会。《中华宝艇》负责人李雯雯拥有更多的客户资源,所以负责一切招商、宣传工作,王大富负责所有硬件设施的提供、对接。

第一届海天盛筵的招商颇费周折,在这个领域,中国是个新兴市场,王大富的公司又刚刚涉足其中,很难与国际顶尖游艇厂商建立信任。但后来,这些厂商基本都被王大富直白的解释说动了,“中国有钱人很多,只是还不知道怎么去消费,现在就是大家要引导、带领这种市场。不信,你们想想中国20年前的汽车、高尔夫市场,再看看现在。”

就这样,第一届“海天盛筵”逐渐成型,吸引了150个参展商,包括世界7大公务机品牌,王大富和李雯雯通过个人关系也邀请了很多明星。这个顶级奢侈品展会的客户由王大富定向邀约,媒体方面也只邀请了旅游和游艇界的圈内媒体,由于普通人不可能成为海天盛筵的目标受众,主办方也从未想过要向大众展示这个盛会。

王大富没从中赚到更多的利润,他得到的是更大的无形资产。比如,每年展会期间,大大推动了当地周边的旅游产业,交通、餐饮、酒店行业都被带动起来。王大富在展会上邀请了西班牙、意大利驻华大使参加展会,进一步拓展了自己的人脉。

海南省也已经将其视为三亚的一张城市名片。于是,王大富准备在文昌、临高继续拓展自己的游艇会项目时,得到了当地政府的一致欢迎。

去年“外围女party”事件之后,很多鸿洲集团的员工第一次在王大富身上看到了“焦虑”。他从早到晚开会寻求对策、主动问起公关进度、与厂商谈合作时亲自出马,也会因为邀请明星参加新一届展会被拒发怒。

王大富决定吸取教训,今年的海天盛筵,他将之从一场私密的富人聚会变得“让大家知道”。甚至设立家庭套票,邀请客户与家人一起参与。并设置了一天“公众开放日”。那些对游艇毫无消费力的普通游客只能增加无谓的人气,引起了参展厂商的不满。但王大富只能对他们一一解释,并坚持如此。但外围女、嫩模与土豪,仍然是有关这届海天盛筵网络人气最旺的关键词。那些等在酒店大堂的姑娘和聊天软件中与人谈价格的实录似乎都是不争的事实。“海天盛筵外围party”的舆论风波再一次爆出后,鸿洲集团只能发表了一段充满无力感的声明,“即使存在淫乱派对,也非官方组织所为,与主办方无涉”。

“事情总要一分为二,现在看,全世界都知道海天盛筵了。”如今,王大富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语气中有无奈也有些淡然。

海天盛筵还将持续下去,王大富笃信游艇和海天盛筵给自己的影响永远利大于弊,“一直以来,这些对我来说是全方位的,是爱好,是生意,更是我拓展资源、打开其他生意大门的敲门砖。”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

今年,王大富准备斥资3亿元再购买一艘超级游艇——长达上百米,能容纳近200人,奢华程度仅次于游轮。

扩展阅读文章

奢侈品推荐文章

奢侈品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