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涛老婆李燃资料简介及照片,,郭涛儿子帅气可爱【图】

发布时间:2018-10-12 来源:体育明星 点击: 当前位置:刘哥娱乐网 > 体育 > 体育明星 > 郭涛老婆李燃资料简介及照片,,郭涛儿子帅气可爱【 手机阅读

因《疯狂的石头》等作品走红的郭涛,银幕上塑造了一个个大老爷们形象,生活中却是个“妻管严”。即将于小年夜晚(2月12日)播出的东方卫视《2010十大快乐明星家庭盛典》里,他透露了自己保持夫妻和谐的秘诀:老婆说了算。

以明星家庭为盘点对象的东方卫视《十大快乐明星家庭盛典》,今年进入第八届。上周录制的节目里,陈小春、钟镇涛、冯远征、陈法蓉、郭涛、王刚、王汝刚、王姬、孙兴、苗圃等众多明星嘉宾,都以家庭为单位出席并领奖,其乐融融。

现场年龄差距最大的,是郭涛、李燃夫妇,郭涛比老婆大整整15岁。丈夫是明星,但妻子李燃与演艺圈无缘,从事的是建筑设计工作。老夫少妻的搭配,家里的事情谁做主?郭涛用实际行动给出答案。入围的明星家庭都有抽取大奖的机会:或是十中选一,抽取汽车;或是“旱涝保收”,放弃抽汽车的机会,赢得一台笔记本电脑。在被主持人问及要抽汽车还是要赢电脑时,郭涛抢着回答:“是男人就要抽汽车。”话一出口,郭涛就感到没和妻子商量,显得有些尴尬。在随后决定选取哪个号码时,郭涛充分尊重妻子的选择,挑选三号。按他的话来说就是,“重大的事情,还是老婆说了算”。

在《爱情维修站》中郭涛的职业是帮助别人维修爱情,郭涛透露生活中他也经常充当爱情维修工的角色。"我的哥们儿愿意跟我聊,吃吃饭喝喝酒聊聊夫妻矛盾,问题也就解决了。"

郭涛说在现实生活中自己从来没有维修过爱情,"因为我的家庭刚组成四年,我们还处在新鲜感里,还没到七年之痒。"对于媒体报道郭涛是"妻管严",郭涛连连表示一定要澄清,他透露,小他15岁的老婆个性十分随和,想吵架都吵不起来。"我爱人最常说的话就是"挺好的",无论问工作的事还是家里的事她都总是说挺好的。我们俩还从来没有红过脸呢。"

郭涛称自己的喜剧灵感来自四岁的儿子和大师卓别林。

《疯狂的石头》已经让重庆观众“爱”上了这个重庆话并不地道的男人。一次采访中,有记者提起郭涛老被人称为“大众女婿”的事,郭涛连忙纠正:“不,我是正儿八经的重庆女婿,我老婆就是重庆人。”

郭涛拍《疯狂的石头》时是他第一次来重庆,也是那时才对重庆有了真正的了解。拍完戏不久,郭涛就和做建筑设计的重庆女孩李燃结婚了,现在两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小石头”。“现在我都快变成半个重庆人了。重庆姑娘不但很漂亮,还很麻辣。哈哈,重庆真的很养人。”

大家问郭涛,在生活是不是“妻管严”?郭涛严肃地表示:“绝对不是。不过我们倒是从来没吵过架。”平时没戏拍的时候,郭涛的生活很简单,“陪老婆去菜市场买买菜,去给儿子选选儿童家具什么的,都是我喜欢做的”。郭涛说,如果有大段的空闲时间,他会陪老婆回娘家:“我是真的很喜欢重庆。而且《疯狂的石头》可以说是我事业的第二春,重庆是我的福地。”

郭涛老婆的简历

姓名:

性别:女

生日:10月5日

出生地:重庆

毕业学院:石家庄铁道学院

职业:全职太太

个人愿望:希望石头健康成长

个人成绩:养了可爱的小石头

郭涛的儿子小名叫“小石头”,多少有点纪念《疯狂的石头》的意思。郭涛说《疯狂的石头》是我生命中极为重要的转折点,儿子也是那个时候有的。”让郭涛得意的是,快两岁的“小石头”很有表演天赋。“人多的时候特别放得开,在有照相机、摄像机的地方总爱看镜头,家里只要有音乐,他就把着婴儿车的扶手扭屁股,动作绝对不重复。”

大家都认为郭涛的重庆话说得不地道,郭涛自己也承认。“反正我儿子说得不错,跟着外公、外婆学的。什么‘小姨’、‘要得’,都是标准的重庆腔,我就始终不怎么对头。”

郭子睿

小名:石头

生日:2月6日

出生地:北京

星座:双鱼座

最喜欢吃的东西:水果 青菜

最喜欢的玩具:小汽车

妈妈描述:特别淘气,只要醒着没有一分钟安静的时候

郭涛出生日期:     1969年12月17日

郭涛自言是个对待感情真诚的男人,对妻子说“我爱你”的次数是凤毛麟角。他说,儿子石头的表演天赋很高,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愿意为他铺就一个平台,让他去发展。

郭涛:很少当面跟妻子说“我爱你”。 京华时报3月2日报道 表演对郭涛而言是融在血液里的,与生俱来的。第一次演电影就被张艺谋看中,第二次演电影和冯小刚合作,他几乎主演了一半孟京辉的话剧。他年少轻狂,在荧屏上浮沉十二年,只混了个脸熟,没让人记住他的名字;直到三年前才通过一颗“石头”一夜走红。这次他痛定思痛,称不再坐在功劳簿上坐享其成,要继续接拍一些有意思的戏,演有意思的角色,无论是工作或生活都要与时俱进。

近日,郭涛走进京华茶馆,酣畅淋漓地与读者分享自己的演艺经历。郭涛说,他喜欢把演员和角色的距离拉开,片中他演绎的角色都是很土的小人物,但其实他是一个挺闷骚的人,“演员就得有股精神上尖锐的疯狂劲儿,我的铁哥们儿到现在还叫我‘骚骚’,生活中我也喜欢追求时髦的东西。”

谈人生 “石头”令沉沦的他重生

“其实我的起点很高,我是艺术世家出身,从小对表演就有感官的认识和了解,表演是在我的血液里与生俱来的。”大学期间,郭涛在表演方面有很多机遇和磨练,曾参演了张艺谋的《活着》、冯小刚的《永失我爱》。当时少年轻狂的郭涛心态不平衡,“那时我对待很多东西有点不忿儿,觉得很多东西自己比别人强。”那段时间,郭涛经历了事业和生活的一段起伏。挣扎了三四年后,他逐渐冷静下来正确面对客观事物和人际关系,反思创作的道路和塑造的类型,“还好我不是一个特拧巴的人,在亲友的帮助和鼓励下,我让自己放松冷静下来。好在我坚持下来了,还算整洁,还算干净,这时老天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得到了两个‘石头’。”他说的“石头”,一个是电影《疯狂的石头》,另一个是他的宝贝儿子“石头”。

《疯狂的石头》让自己一夜走红,它对郭涛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我很荣幸,人近四十,得以通过《石头》让很多人认识我。”在日渐忙碌起来后,郭涛也承受着名气带来的副作用,“非常的郁闷,忙得没有空闲。宣传、拍戏占了大部分时间,有时我甚至会跟公司的人发牢骚、发脾气,因为他们将我的工作安排得很满,每天都在忙碌中过。”

谈表演 不敢与葛爷相媲美

继《石头》之后,郭涛出演的电影大多是喜剧,不过他自评对悲剧也很擅长:“冯小刚的《永失我爱》前半部分是幽默调侃,后半部分则非常悲,那部戏对我的成长和表演的促进是非常巨大的。我挺擅长演悲剧,这与老师教给我们的表演方法有一定的关系。我希望今年能再演一部贺岁喜剧,然后能尝试一部悲剧或正剧,演绎一些观众甚至觉得我不可能完成的角色。”

“我个人认为喜剧更难演,喜剧对分寸和节奏的把握,肢体的控制,要求得更精、更难。让人笑的方法很多,真正能在电影中引观众发笑需要功底。”郭涛说有些媒体给他冠上“贺岁片之王”的称号,说他与葛优有很多可比之处,但他认为恰恰相反:“迄今为止我没有获得过任何个人的奖项,这也证明我的能力和时机未到吧。”他说他还没达到能和葛优相比较的位置,“葛优的风格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的个人魅力和对贺岁片的影响力是人所共知的。我想我离他这种呼风唤雨的能力还有很大距离。”

谈影片 《高兴》应该多些歌舞片断

去年底今年初,郭涛主演的四部影片接二连三地上映,《桃花运》《过界》《高兴》《家有喜事2009》。其中郭涛偏爱《高兴》,作家是陕西人,导演是陕西人,他也是陕西人,片中他讲的也是陕西话,《高兴》仿佛是自家的孩子,横看竖看都甚是喜爱。

郭涛说:“一路走了9个城市,从南到北感受了观众的反馈,我对这部片子挺有信心的。让我倍感吃惊的是,南方的观众对它也有好感,可见它具有广泛性,喜剧的方式和歌舞的方式还是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高兴》中,郭涛载歌载舞,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挑战,也是一次实力的绽放。其中他演唱了五首歌曲,与田原合唱的《为什么呢》,被他认定将来会成为卡拉 OK厅点播率很高的歌,说着他不由得唱了起来,“为什么呢?我是捡破烂的。为什么呢?我臭烘烘的。为什么呢?难道你是可怜我?”郭涛认为片中的歌舞部分还是太少,如果再有15分钟的歌舞,会让整部影片更加精彩,更加炫目。

谈妻子 很少当面说“我爱你”

在《桃花运》中,郭涛扮演骗子,欺骗了女人的钱财,但最终没欺骗她的情感。郭涛说,马俪文导演选定他,是看中了他感情方面的“真”,“这个男人是骗子,但我不认为他是坏人。他在现实生活中有些难言之隐,或者有他克服不了的困惑和困难,但这个半老徐娘用真诚打动了他,他们彼此在用真诚的心相爱,来感受对方,这种感情是让人尊重的。”

现实中,郭涛也是对待感情真诚的男人。做客茶馆巧逢情人节,郭涛进门还在念叨,“想着给夫人买束花,还挺难的,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郭涛说,生活中面对自己所爱的人,他恰恰很吝啬这个词汇。“我本人拥有的感情是不受外界干扰的。我和她从相识、相恋、结婚到现在有孩子,好像我对她说‘我爱你’是凤毛麟角。”

郭涛说,他在外地拍戏一两个月的时候,能感受到妻子的期待,“但她从来没说过,这点我觉得她很伟大。”每年情人节他都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情,说心里话: “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让我们心心相印吧,彼此理解,把我们这个家经营和建设得更好。你为这个家付出很多,辛苦了,我们一起努力。”

谈儿子 愿为儿子铺就平台

郭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是他的儿子“石头”。“这两年儿子给我带来的快乐让我很感激,但不知道感激谁,只能说感激老天了,孩子从降临时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好处,这个礼物让我一辈子都感到幸福和快乐。”他总不自主地提到石头,一说起来就是眉飞色舞、眉开眼笑,甚至在提及奖项时,他说,“奖励还不如让我儿子亲我两口。”

郭涛说,他有一个绰号叫“骚骚”,现在铁哥们儿还是这样叫他。他顺势闻闻自己的衣服,说“有香水味儿,因为我喜欢追求时尚,快四十的人了,穿着还不那么老成,属于闷骚型的人。”他说作为演员不能脱离社会。说到育儿经,他也用“骚骚”的态度来亲子。“我不会用死板的老一套方式,我不希望与孩子有代沟。种种迹象表明,石头的表演天赋很高,他的幽默感和模仿能力很强,如果可以的话,老爸愿意为他铺就一个平台,让他去发展。”

茶博士札记 想玩英伦摇滚

郭涛是个演员,却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他说自己一直有出唱片的愿望,觉得自己唱得也很不错。圈中的很多音乐人好朋友都跟他说,只要他出唱片,一定会为他写歌。郭涛自己说,喜欢多种音乐风格,最喜欢的就是想唱英伦摇滚风格,虽然不是特别的主流大众,但如果出唱片的话,他自己还是会坚持尝试这样的音乐风格。

“顽主”变顾家:我儿子最会抛媚眼

当然,能把愤青变得颇具娱乐精神绝不是一个人的功劳。郭涛也不贪功,“我儿子,我老婆。”大年初九是《高兴》首映,郭涛说正好是他儿子小石头的两岁生日。 “他出生时,《疯狂的石头》大卖,或许这就是冥冥中的事,这两年我的事业都是他带旺的。”还有人给小石头算命, 说他从小就能挣钱,“现在的确有广告商找他,一个广告商请我们一家三口出镜,光给我儿子就是5位数报酬,我拒绝了。当然不是嫌钱少,这事儿我没想明白,老实说我们文艺圈我儿子算是曝光率高的,从出生到现在获得关注也不小,虽然他什么都不懂,但还是别给他这方面的负担和压力,要为商业,自己来就行,身价可比他高,哈哈。”但如果真有人像找谢霆锋儿子那样开出8位数身价,郭涛也不否认自己会心动,“如果他从小能自给自足,我就退休当星爸了。”做星爸也要小孩有天分,这一点郭涛倒是不谦虚:“他确实有专业天赋,如果他想走这条路,那我们家这环境,肯定是水到渠成的。他的协调能力、幽默感,都让我吃一惊。有时候我俩对看,我说给爸爸挤个眼,他可会给我抛媚眼了。”

一聊起育儿经就滔滔不绝的郭涛忍不住自嘲:“我变化挺大,以前我就是一顽主,特潇洒,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自从成家心态不同,慢慢地为家庭想得多一些。”能把郭涛拴家里的当然不只儿子,“我老婆心态比我好得多,我特佩服她的定力,她今年才25岁,但对很多东西都特想得明白,我有时反而容易烦躁,毕竟在圈子里,会被一些人或事影响,而她常说些冷门的话给我启发,不管什么时候都跟我说咱别急,有钱没用,钱是挣不完的,多陪陪儿子,享受享受天伦之乐,别老拍戏。”

对话郭涛

少儿不宜的我肯定不给儿子看

2007年,郭涛生活中的硕果、儿子石头出生,图为郭涛一家和陈娟红(右)。 南都娱乐:你那么爱儿子,常年在外面拍戏你舍得吗?

郭涛:这没办法,我现在就一条,尽量避免受伤,不要做危险动作的戏份,从家长的角度来说,也是对儿子尽责。但我基本上就是个“容易受伤的男人”啊,为《高兴》这部戏锻炼身体的时候就把腿给拉伤了,戏都是一瘸一拐拍的,只是你们没看出来。

南都娱乐:家里人爱看你的喜剧吗?

郭涛: 我老婆特逗,什么时候问她都三个字:挺好的。最难过的是我父母关,他们是搞这一行的,学院派出身,对我的表演特别挑剔,请他们看戏我最紧张,我爸就是否定派,还好我妈是鼓励派,常跟人说“我儿子真不错,演得真好,百看不厌。”

南都娱乐:你那些戏都能让儿子看吗?

郭涛:少儿不宜的部分肯定不能给他看啊,我都挑特阳光特正面特健康的,最好是能启迪他人生的那种。

郭涛心系少妻,家的钥匙在窗前的阳光里

朋友的聚会上,郭涛偶遇年仅19岁的建筑师李燃。其时,郭涛已34岁,事业不顺还兼孤身一人。他深深地迷恋上了她,并发誓要拍出新的最成功的作品后,将房门的钥匙交于她。终于,山城重庆成为爱的福地,李燃以方言老师的身份教出了好学生郭涛,而郭涛优秀地演绎出《疯狂的石头》,一时名声大噪。2006年 7月,李燃接过郭涛的钥匙,成为新家的女主人。次年,他们有了儿子“小石头”……

“那个文静的女孩,会在这里吗?”

郭涛出生于北京,从小就随父母支援边疆建设,在西安长大。受母亲的影响,郭涛从小就喜欢上了表演。1988年,郭涛考取中央戏剧学院,成为表演系的一名本科生。

1992年夏天,郭涛毕业,分配到国家话剧院工作。

刚毕业那年,受朋友的推荐,郭涛就获得了一个机会,参演张艺谋的电影《活着》,接下来,在师姐徐帆的推荐下,郭涛又参演了冯小刚的电影《永失我爱》。当其他同学都还在四处跑剧组时,郭涛已经在圈内有了一定名气。然而,郭涛并没有因为这两部戏一路大红大紫起来。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屏幕上很少见到他的影子。也许是成名太早,太高的起点让郭涛接戏的标准很高,一些剧本很难入他的法眼,他甚至发誓说,如果没有好戏就坚决不拍,结果,找他拍戏的人越来越少……

时间一晃过去7年,蓦然回首,郭涛依然独身一人。他苦苦等待与寻找生命中那另一半。他知道,作为一名演员,找个漂亮女孩是件轻易的事,但他要找的人,是要能让自己发光的人。他也相信,一定有这样一个人,并且,她也在将自己等待。过了3年,机缘真的降临了——2003年夏,郭涛在北京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一屋喧嚣中,他看到,蓝色的烛光下,一个女孩一直静静地坐在墙角,她不说话,但脸带微笑,听得认真。不知为何,多少年来死水般沉静的郭涛心里陡然一动:深谷幽兰啊!他悄悄走过去,坐到了女孩身边。朋友见了,暗笑,忙过去介绍说:“涛哥,美女李燃,认识一下。”一时,郭涛竟有些羞涩。之后,郭涛了解到,李燃毕业于济南铁道学院,是建筑设计师,重庆妹子,目前从事首都机场一号航站楼的翻新工作。

这个晚上,34岁的“涛哥”怦然心动。

聚会结束后,郭涛与李燃互留了电话。巧合的是,几天后,郭涛拍戏时路过首都机场,他突然想起了李燃,他在内心问自己:“那个非常文静的女孩,会在这里吗?”不由自主的,郭涛拨打了李燃的电话。不想,电话那头,李燃好像是在等这个电话似的,只“嘀”一声,就通了。郭涛的心又一阵剧跳。随后,他听到李燃调皮地回话:“你好,涛哥,重庆美女等候您的吩咐。”郭涛一听,笑了……随后,在工友的引导下,郭涛来到一号航站楼工地。他一走近,一下就怔住了:高高的航站楼下,那个晚上深谷幽兰的李燃,正穿着工装,戴着安全帽,套着白手套的手在空中舞动,现场指挥着工人翻新大楼。初夏的阳光下,高高的航站楼一片光芒,李燃站在阳光里,更是一身英气,精干中又透出柔情与妩媚……

郭涛给震住了!他突然认定:这个女孩,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两人就这样开始了交往,不久确定恋爱关系。

关系明确后的一次朋友聚会上,某唱片公司老板听了李燃随意而唱的歌声之后,大呼她不入娱乐圈简直太可惜了!然后便很认真地邀请李燃加入他们的唱片公司。作为80年代的女孩儿,谁没有过明星梦呢?不过,李燃想,她一定先要听郭涛的意见。对此,郭涛并没有表示明确的同意或反对,只是告诉她:“这个圈子适不适合你这样性格的女生,真正的主意还是要自己拿。”郭涛这样一说,李燃就谢绝了人家的邀请。李燃的深明事理,让郭涛对她的爱更深了一层……

女大当嫁。李燃自从来到北京工作后,一直和同事租住在一起。2005年12月底的一天,李燃来到郭涛家,临走前,李燃红着脸对郭涛说:“我想和你商量个事……”郭涛问:“有什么事你就说呗。”李燃说:“我住的那个房子,还有几天就要到期了,房东已经催我们尽早搬家了,我是不是……我是不是可以把我的东西搬过来住啊?”让李燃吃惊的是,听完她的话,郭涛一改嘻嘻哈哈的口气,很正式地说:“小燃,我觉得目前还不合适,我的房子还没装修,还有,我觉得自己现在还配不上你,我一直在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拍出新的最成功的作品,然后,将新房的钥匙交给你,让你成为这个家最幸福的女主人……”

郭涛会如此“绝情”,李燃可没想到,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转身狂奔而去。他这是借口,还是真心表白?一连几天,李燃都在琢磨郭涛的话。她真的有些拿不准。于是,好几天,她都没理郭涛。

精美的“石头”会说话:

爱是那百年银杏

此后,两人的联系时断时续,郭涛明显感觉到李燃对自己的疏远,他也知道原因,可执拗的他觉得自己没有错,因为他觉得这正表明自己很珍惜她,很看重这段感情,不想随随便便。后来,他也渐渐明白自己可能伤害了一个女孩的自尊,他想找机会解释,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爱之深而“恨”之切,两个人不由心中有了一些芥蒂。

2006年初,郭涛接到导演宁浩的电话,说有一个小成本制作的喜剧电影,问他是否有兴趣。郭涛拿到剧本一看,觉得情节有点简单,有点不太想接。李燃知道情况后,顾不上所谓的“尊严”了,立刻拿过剧本来研究——郭涛长时间没接过有分量的戏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李燃一看剧本,被剧中的喜剧情节逗乐了,大声叫绝,立即“放下架子”,劝郭涛说:“我建议你还是拍,我觉得这个剧本的角色很适合你,你不是喜欢演喜剧吗?我想,大家一定会喜欢的,十之八九,将会是你事业的转折点……”

郭涛惊讶地望着李燃,才明白身边的人原来在如此关注着自己的事业,他深深为自己的冒失而自责,拥住李燃,请求她原谅,并说:“其实,我正是要对你负责,才拒绝的嘛。”“是的,我也知道,但你的话不能这样说呀,人家还是家里的千金呢!”李燃擂打着郭涛,伏在他怀里哭了起来。

此后,《疯狂的石头》开拍。

此剧拍摄中,导演告诉演员,每人可以在剧中说各自的方言,郭涛立即想到了李燃,想到了她满腔俏皮的重庆话。对,自己一个补错的机会到了,他要说重庆话,请她当方言老师……

郭涛来到重庆后的最初那段时间,李燃天天给郭涛打电话,询问拍摄是否顺利。在电话中,李燃也会教郭涛一些重庆方言,郭涛也会把自己在剧中的台词让李燃帮忙“翻译”一下。在李燃的帮助下,郭涛的重庆话说得有模有样。4月的一天,郭涛给李燃打电话,完全用重庆方言和李燃对话,李燃听后,总觉得还缺少重庆方言的正宗味道。一听李燃这么说,郭涛非常着急,因为再过几天,剧组就要在罗汉寺拍“救火”的场面,在这场戏中,他将有更多的重庆方言对话。“怎么办?怎么办?”听郭涛在电话中焦急的声音,李燃立即向单位请假,飞回重庆,一对一帮郭涛说重庆话。一时间,“啥子”“棒棒”“耍”等一个个重庆词儿,就在他们的双唇边,嘣来嘣去……

山城重庆,多雾潮湿,郭涛多年前拍戏落下的关节伤痛卷土重来。再加天天吃麻辣火锅,他的胃病也犯了,人消瘦了许多。见郭涛这样,李燃心都痛了。她一边去重庆民间寻找治关节痛的单方,再照药单熬药,一边还天天为他熬好绿豆粥,端到剧组……

难得这样一位女友相伴,一生足矣。电影拍过近一半了,郭涛突然发现,由于时间一直很紧,李燃来重庆一个月了,竟还没有陪她走走。于是,4月底的一天黄昏,郭涛带着李燃,来到了朝天门前。此时,西天一片血红,金色余晖中,长江与嘉陵江交汇在一起,再缓缓向东而流。坐在码头附近的一块大石头上,郭涛将李燃紧紧搂入怀中,喃喃地说:“燃燃,我想,我们这一生,就如同这两条河流了,永远不分开,永远融在一起,涌向我们共同的事业海洋……”

2006年6月底,《疯狂的石头》全国上映,好评如潮。沉寂了10多年的郭涛,被广大观众再熟悉,成为最耀眼的明星。

郭涛的成功,让李燃感受到了生命中至高的幸福。面对郭涛对自己当年慧眼识货从而成就了他的感谢之言,李燃说:“你才是一棵树,充其量我只是一片绿叶。”不久之后,郭涛37岁生日,这一天,李燃献给恋人的,也是一棵树——那是一棵银杏,由她花了三个月时间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洁白的十字绣底布上,刚劲的银杏挺拔向上,伸向蓝天……李燃告诉郭涛:“你,就是这一棵树……”郭涛回复说:“假如我是一棵树,也是有你目光的沐浴,才枝繁叶茂。”

7月底,郭涛悄悄地把自己的房子装修一新,他要兑现自己的承诺——正式迎接李燃住到自己的房子里。郭涛觉得,如今,一切条件都已经成熟,现在,房子就缺一个女主人了。8月7日,上午,郭涛找来搬家公司的一辆车,把李燃的所有家当,全部拉到了自己的房子里。下午,郭涛拉起李燃,用红布蒙住她的眼睛,将她牵到装修一新的房子前站住。“涛哥,你这是干什么呀?别逗了……”“哪逗呀,我可是在做隆重的交接仪式。现在,我有了资格可以邀请你住进这房子,也是你成为主人的时候了。”郭涛笑着,打开李燃的手,将一把崭新的钥匙压在了她手心:“小燃,你可给我拿好了,这扇门,我只允许一个人将它打开……”说完,他猛地揭开蒙在李燃眼前的红布。李燃眼前一片光芒晃动: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家,窗几明亮,实木家具闪现暗色的光……

突然间,李燃的耳边回想起那句有名的电影台词来——亲爱的,钥匙在窗台上,钥匙在窗前的阳光里……

泪水如河,奔涌而出。李燃的脸庞,开成一朵湿润的桃花。

8月8日,北京奥运会倒计时两周年之际,郭涛和李燃领了大红的结婚证书。郭涛的妈妈对李燃非常满意:“我要感谢李燃,是她,改变了我们家郭涛,我把儿子交给她,放心……”

8月21日,是正式举行结婚仪式的日子,郭涛把婚礼选在北京胡同深处一家古朴的会所里,因为院子里有一棵300年的银杏。这一天,阳光明媚,苍天古树更显郁郁葱葱。郭涛着一身简洁的白衣白裤,李燃一袭长裙也是通体洁白,两个人手牵着手,来到了大树之下,许下此生爱的诺言。郭涛对大家说:“我们有意选择如此朴素的方式,来完成我们人生最重要的仪式。我们要古树见证,我们的爱情,将像它一样,能够经得起岁月的考验。我们也祝愿自己的爱情,还有事业,永远如大树一样,叶茂枝繁……”

11点半,婚礼正式开始了。在音乐声中,新人在亲朋好友的掌声中款款来到古树下。郭涛再次拿过话筒,对着所有人说:“今天,我想借这个机会,跟我的爱人李燃说两句。说实话,我是一个不太愿意接受别人的人,我也有很多的缺点和毛病,也不知道怎么心疼别人,但是,既然爸妈把小燃放心地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地对她,照顾好她,我一定在此生的每一个日日夜夜,为她挡风遮雨……”

“小石头”来了:

未来的日子爱同行

《疯狂的石头》轰动全国后,郭涛的事业迎来春天,不少导演向他伸出橄榄枝,他从此片约不断。与此同时李燃却放慢了事业的脚步。这个时候,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需要她去完成——丈夫年近40,她要给他一个生命的礼物,她怀孕了……

中年得子,这可乐坏了郭涛。在外拍戏回来,他第一件事就是俯身在妻子的腹前,听一听小家伙的打闹。同时,他开始准备一件件婴儿用品。小燃怀孕初期,他就将婴儿床买好了,放在家中,天天盼望小生命快点到来。不过,这张床的设计并不完善。

一次聚会上,郭涛看到朋友家的婴儿床四周都围着厚厚的软垫,马上想到了自家的小床正是缺少这一层保护措施,于是马上回家自己动手制作了漂亮又精致的床围子。看到别人家的小宝宝被蚊子叮了包,他又赶快定做了蚊帐挂在床上,空床以待将来自己的宝宝……

2007年2月26日,李燃临产。郭涛得到电话,迅速赶回家中,将妻子送进医院。在产房外,郭涛是又喜又急。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晕晕的,人好像在空中一样。后来,当产房门打开,他隐隐约约听到“母子平安”的话语,然后,看到妻子汗水淋淋被推出来。看到李燃惨白的面容,郭涛心里陡然涌起巨大的怜爱之情,扑了过去。是的,他太感动了,是这个重庆妹子,给了自己迟来的爱情,给了最真切的事业的帮助,如今,又给了自己最珍贵的生命礼物……

孩子,郭涛起名为郭子睿。孩子出生后,正赶上《疯狂的石头》热播,郭涛便给儿子取名“石头”,寓意儿子的降生给自己带来了好运。以后郭涛不论去哪拍戏,都要把儿子的照片随身带着,见人就说:“看,这是我儿子,石头,可爱吧?”

有一次郭涛出去拍戏,走了大概有1个多月。在这期间,妻子李燃经常抱起儿子,指着墙上的照片对儿子说:“这是爸爸,这是爸爸。”

1个多月后,郭涛抽空回了一趟家,就在郭涛打开门的时候,李燃又抱起儿子问:“石头,爸爸呢,爸爸在哪?”

小石头继续指着墙上的照片说:“爸爸在那,那是爸爸。”虽然郭涛就站在石头的面前,可他已经不认识了。这事让郭涛非常愧疚,自己对儿子的照顾太少了。

从那以后,只要拍完戏一回到宾馆,他都会打开视频,让妻子抱着儿子和自己视频一会。

2008年春节期间,郭涛在敦煌拍电影《过界》,因为赶戏的原因,没时间回来过年。李燃非常心疼郭涛,决定去敦煌陪他过年,但是她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郭涛。当时,她本想带着儿子一起去,可小石头还小,敦煌又非常冷,她只好把妈妈接到北京,自己一个人去了敦煌。

这时候,郭涛特别想家,想孩子。知夫莫过妻,在北京的李燃也没告诉郭涛,就一个人坐飞机过来了。北京到敦煌没有直飞的飞机,需要到兰州转机,而且要在那住一夜,那时候正下着大雪,冰天雪地的。

李燃来的那天下午,郭涛拍的一场戏需要穿一件很薄的衣服,站在正在急驶的车上。当天晚上,郭涛伤风了,肩膀和胳膊都疼得受不了。李燃一夜没睡,一直拿热毛巾给郭涛敷着。

2009年2月4日,根据贾平凹同名小说改编的贺岁喜剧《高兴》自上映来票房不俗,片中由郭涛饰演的“刘高兴”更是深受观众喜爱,一直扮演小人物的郭涛终于苦尽甘来,成为当今影坛炙手可热的喜剧明星。很多媒体更把他评为内地“新喜剧之王”。

2010年2月28日,重庆气温回升,一时几入初夏。这一天,郭涛带着妻儿,回到了久别的重庆。此时,太阳朗照山城,长江、嘉陵江结伴东流。在朝天门前,看着两条河流的汇合与相融,郭涛又想起了在这里拍《疯狂的石头》的日子,以及由此之后,事业的巨大转折。他感叹地对李燃说:“真的,重庆是我的福地,你是我的贵人,我应当拍更多更好的戏,来感谢脚下这个地方也感谢身边的你……”

郭涛:儿子小名叫石头

演员郭涛去年晋升为幸福的爸爸,如今,一提起儿子他就眉飞色舞。自从结了婚、有了小石头(儿子的小名),郭涛感觉自己责任感更强了。虽然郭涛在家的时间少,但孩子会说话后叫的第一声是“爸爸”,这让郭涛十分得意和欣慰,同时这声“爸爸”也让郭涛感觉到了肩上担子的重量。自《疯狂的石头》火了之后,郭涛工作忙了,在家时间就很少,和儿子沟通也很少。“说来惭愧,因为我经常不在家,儿子很长时间不见我,就把我给忘了。有一回我拍了两个月的戏,回来后儿子就不认识我了。我问他爸爸是谁,结果儿子竟然指着我的照片。现在,我们家三口基本每天都要通话、发短信,现在还有视频,就像生活在一起一样。每天和儿子聊天成了我的必修课,他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提到儿子出生那一刻的感觉时,郭涛激动地说:“我看我儿子第一眼就知道错不了,就算是抱错了,我肯定还能在医院里找到他。”为了纪念《疯狂的石头》,他给儿子取了个小名“石头”,现在只要小石头冲他微微一笑,郭涛就醉倒在幸福当中了。

郭涛说小石头很有表演天赋,现在一点儿也不怯生,在有照相机、摄像机的地方总爱看镜头。“我儿子很有音乐天赋,音乐感特别强,家里只要有音乐,他就扭屁股,动作绝对不重复,不仅会扭屁股跳舞,还会飙高音呢。但有时候小家伙也特不给我面子,《大电影2.0》首映那天刚好是我生日,为了给我惊喜,我妻子抱着小石头来到了现场。当时我还和观众、媒体显摆,说我家儿子特大气,从来不怯场,还会找摄像机盯着看。没想到当天我一抱他,他马上就开始哭,一点儿也没给我面子!呵呵。”

扩展阅读文章

体育明星推荐文章

体育明星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