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东吸毒是被女友陷害,私生子身份或成诱因【图】

发布时间:2018-10-12 来源:娱乐资讯 点击: 当前位置:刘哥娱乐网 > 娱乐 > 娱乐资讯 > 谢东吸毒是被女友陷害,私生子身份或成诱因【图】 手机阅读

“谢东吸毒”曾再娱乐圈掀起轩然大波。3月25日两度染毒的歌手谢东又因同样原因被长沙警方抓获。据谢东向警方的供述,他十分清楚毒品的危害,再次复吸是为了重新迸发创作灵感。而谢东的母亲则认为谢东吸毒是被其女友陷害的。

谢东供述毒品来源是女友 母亲认为谢东被女友陷害

据了解,谢东曾向警方透露女友是他在某次看房时偶然认识的,并不是圈内人。每次他从女友手中拿到毒品,并不询问毒品的来源。而谢东的母亲马增慧则透过自己的徒弟、北京市曲艺团团长对外表示,马增慧怀疑整件事情是谢东被他女友陷害了,马增慧和儿子谢东虽然关系很好,她希望儿子今后能戒掉毒瘾,重新做人。

关于女友

与美女作家关系非比寻常

采访当天谢东一并回应关于女友的传闻,如网上流传的他与女友的照片,其实是他与演员刘琳的剧照。他也承认自己与歌手戴娆谈过恋爱,但是否如圈中人爆料是戴娆发现谢东与另外一位广东歌手好上,选择分手。谢东并没深谈,不过他说他后来的女友现在是华语歌坛硕果仅存的天后级人物,“你们去猜,去挖,但是我不能说,因为这样涉及到其他人的隐私。”

可就在日前,本报记者却撞见谢东与一位神秘美女亲密进餐。追访之下,发现这位美女竟是一位人气很高的两性情感作家,她和谢东的关系非比寻常。

上周末一天晚上,一位圈内朋友突然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在亚运村一家火锅店看到谢东。记者驱车赶到,走进店里就看见大厅里一个偏僻角落有一男一女正在用餐。那位男士戴着一顶白色棒球帽,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身材略显肥胖,记者一下子认出他就是谢东,坐在他对面的那位女士30岁出头,留着披肩长发,穿着一件鲜艳的红色低胸上衣,五官小巧玲珑,气质文雅。也许怕别人认出自己,谢东总是低着头,但话语不断,谈兴很浓;而那位美女更多的时候是静静倾听,偶尔说几句话,脸上不时露出体贴安慰的表情,像在宽慰谢东。

当晚10点左右,谢东亲自结了账,然后和那位神秘女士手牵手地走出餐厅,两人一边走一边继续俯耳交谈。谢东与那位神秘女士一起上了辆出租车。他们先来到崇文区一处高级公寓门前,那位女士单独下了车,与谢东挥手告别,之后出租车一路把谢东送回了海淀区某个小区,这个小区就是谢东出事前的住所——七星园小区。据保安讲,谢东出事后仍回这住,但比出事前繁忙得多,每天早早出门,晚上九十点钟才回。记者曾在谢东从拘留所刚出来时两次于深夜12点左右来过他家,发现他的公寓一直黑着灯,现在想来可能是谢东为怕记者打扰而故意熄灯。

神秘女郎竟是一位情感作家

当晚与谢东亲密进餐的神秘女郎究竟是何许人?为何谢东要单独约会她呢?为了搞清那位神秘女郎的身份,过了两天记者又来到那一晚神秘女郎入住的公寓了解情况。下午2点左右,那位神秘女郎又出现了,身着一件红色低胸连衣裙,开车来到了北京电视台的一处录音棚,记者尾随进去,发现这里正在录制一档名为《谁在说》的两性情感栏目,那位神秘女郎作为现场嘉宾被邀出席,经主持人介绍才知她名叫YOYOO,是一位知名的两性情感专栏作家。YOYOO口才不错,在节目中侃侃而谈,观点也很新颖。

后来记者在名为“神仙妹妹YOYOO”的博客中找到她在谢东出事后写的一篇《谢东的负面消息以及他眼中的娱乐圈》的文章,这篇文章证明她和谢东很早以前就认识,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关于私生子传闻

“父亲只有一个,母亲只有一个”

谢东被拘留的期间,外界关于他的舆论并未消停,有人在帖吧上聊寄怀旧情绪,圈中人也回忆起他种种可爱可敬之事。最猛当数王朔,在博客上以一篇《问猴哥》引起轩然大波,文中怒斥侯耀华不理惹上麻烦的“弟弟”,指谢东是相声大师侯宝林私生子。当事人均没回应。而坊间也开始流传相关段子,例如说侯耀华给北京电视台的人打招呼,要“照顾我弟弟”等等。这次见到谢东本人,记者当然也不能免俗,就从王朔的博客问起。谢东很正面地回答:“父亲只有一个,母亲只有一个,生我养我的父母是谁,我自己心里非常清楚,我父母也不会隐瞒我。我很感谢王朔,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他这样写,我想出发点只有一个就是帮我,帮我转移媒体的注意力(记者批注:似乎起到的作用是更加引起媒体关注了)。巧合的是,当天侯耀华也接受了媒体采访,表示一切说法以谢东的为准,“我们的确很想帮他,但是王朔这么一写,我们就帮不上了。吸毒确实是不对的。”看得出来,谢东与王朔关系不错,谢东还饶有兴致地跟记者谈起对其新书《我的千岁寒》的评价:“他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也许关于谢东身份的争论也成为其吸毒的诱因。

传闻揭秘

谢东是侯宝林私生子一事在北京演艺圈和曲艺界早已不是秘密了,记者曾看过一篇介绍谢东母亲马增慧的文章,作者披露侯宝林与马增慧一家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非常熟悉了,侯宝林初到北京发展时就住在马家,之后侯宝林与马增慧又同在中国广播说唱团一起工作。一位曲艺界人士称马增慧是在60年代与侯宝林一起到外地演出时怀上谢东的。

据谢东的一位圈中朋友向记者透露,现在马增慧老两口都健在,谢东与他名义上的父亲谢老先生感情一直很深,他还曾写过一首歌叫《孩子他爸》来表达他与谢老先生的“父子情”。谢东还有一个姐姐名叫谢艺,是马增慧与谢老先生所生,谢东和谢艺的关系也一直不错,谢艺还当过谢东的经纪人,这些家庭情感方面的原因使谢东暂时不会公开承认自己是侯宝林的“私生子”。

关于吸毒

“好比用春药骗姑娘上床,其实是自己不行”

谢东首次吸毒,当时他和一群朋友在玩,饮料中放了毒品,他喝了,觉得很兴奋,感觉不错,事后就在回味。他给自己找的吸毒“理由”是,听说吸那玩意儿能减肥。谢东对记者说:“唱 《笑脸》 时的我,帅不敢说,但是瘦啊,体形多好。现在我整整胖了30斤,有时站在镜子前就特烦自己。”说到体形,谢东突然站起身掀开衣服,露出自己的大肚腩。“当然减肥完全是个借口,因为跑步也能减肥。”

谈到圈中很多人吸毒的现象,谢东说:“我还没到靠吸毒来找灵感的地步。如果靠吸毒来找灵感,我等于自己贬低自己,我等于告诉别人我不行。这就像是说你泡妞,你非要给人家下春药才能搞定,等于你告诉她我用正常手段不能泡你一样。我说吸毒减肥,排遣空虚,这都是借口。错了就是错了。”从拘留所出来,谢东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父母下跪,请求原谅。谢东觉得他这个年纪应该尽孝,但没有做到。谢东母亲、单弦表演艺术家马增慧在儿子拘留期间表现出一个母亲所有的慈爱,还通过徒弟对媒体称,儿子吸毒是被陷害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和他同时被抓的女友。对此,谢东说:“母亲的心思我能理解,她也是疼爱我这个儿子,但事实上跟我女友无关,是我带坏她的。我还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我们感情,我也对她父母做过检讨和保证。”谢东说,在家吸毒其实很危险,因为很可能没有量上的自控力,万一出事都无人知道。“好在,在我出事前,警察来了。”

确实很多人一直对这次事件心存疑惑,倘若在家吸毒,警察怎会知道?如果是邻居,应该早有所察觉,要举报也早举报了。谢东说我知道谁是举报人,但我不能说,总之这个事情过去了。好在我的毒瘾不深,这一年断断续续地吸,身体状况还可以。缉毒警察告诉我,从我的生理状态、头脑反应、思维状况等各方面看,我是比较轻的患者。如果严重的话,我就被直接送进戒毒所了,甚至还有量刑。

关于圈子

“我现在是笑贫又笑娼,人情冷暖不是一天两天了”

《笑脸》对谢东来说意义非凡,他从这首歌上获取了巨大的名利满足感,至今他还要唱着这首歌去商演,虽从当年最高价6万元降到现在的1万多元,“和其他行业相比,平均一个月出去一次就够了。中国太大了,饿不死瞎家雀。当红歌手都是在省会级别的城市活动,我是去那种下了飞机还要再坐七八个小时汽车的地方。”

与此同时,在这首歌之后,他也感受到巨大的挫败感,再也找不到好歌了,“我不得不承认我无能,很多人也这样看我。”搞电影、写剧本、读电影学院文学系,谢东试图寻找另外的出口,却总是碰壁。非典期间写的电影剧本《本色》都联系好电影厂投资了,却因为女演员不到位,加上剧本本身缺乏票房号召力,最终还是夭折。谢东说:“吸毒前,我迷茫;现在出来了,我更加迷茫。”问起他对娱乐圈的看法,谢东说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资格去评价别人。记者说:“还好吧,这个圈子很现实的,常听说它是笑贫不笑娼。”谢东苦笑,“我现在是笑贫又笑娼。”吸毒事件后,圈中朋友有鼓励的,也有惟恐避之不及的,谢东说不能怪别人,自己信誉度已经很低了,谁会相信曾经吸过毒的人。“人情冷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很多年了。”

扩展阅读文章

娱乐资讯推荐文章

娱乐资讯热门文章